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不一样的核城 不一样的知青

 
 
 

日志

 
 

沙枣花开··  

2017-01-07 07:46: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山万重兮归路遐,疾风千里兮扬尘沙。”蔡文姬的《胡笳十八拍》,总是让我想起西部的沙尘暴和西部戈壁的沙枣树。

沙枣树以其自身所具有的抗干旱、抗风沙、耐盐碱、耐贫瘠的品质,独傲大漠,阻风挡沙,千百年来一直受到人们的关注和喜爱。“北园有一枣,布叶垂重荫,外虽绕棘刺,内实有赤心。”前秦赵整的这首诗,则真实反映了沙枣树的外在特点和可贵品质,也是对沙枣树的真情赞美和真实写照。

 

出嘉峪关,过清泉,有一古城堡的遗址,便是古丝绸之路的咽喉重地赤金镇。印象中西部最高最大最密集的沙枣树林,则集中生长在这一带。

赤金镇原名赤斤。西汉年间,汉武帝就在此设玉门县。后康熙56年重建,“赤斤”改名赤金城,后改为赤金镇。

在赤金镇,生于山地、平原、沙滩、戈壁和荒漠的沙枣树随处可见。这一带的沙枣树有野生的,也有人工栽培或繁殖的,尤以东湖村和朝阳村的沙枣树最为茂密。东湖村的房前屋后,道路两旁,树多枝大、星罗棋布。朝阳村的戈壁农庄,林多林密,连点成线,连线成片。

 

沙枣树又名银柳,香柳,桂香柳。谓其银柳,大概与树木自身携带的银白色鳞片有关。在树的生命中,银白色的鳞片一直伴随着树的枝条、树叶、花萼、花蕊和果实,直至消亡。沙枣树在幼苗期,枝条就密披银白色的鳞片,一直到老才得以脱落。单叶互生的叶柄,纤细而银白。花开时节,银白的花萼挂满枝头,就连金黄色的花瓣儿也密披银白色鳞片。而到了深秋季节,银白色的鳞片继续点缀在粉红、淡黄或深红色果实的表面。

由于沙枣花的香味与江南的桂花极为相似,所以人们又把沙枣花称为“飘香沙漠的桂花”。沙枣花的花簇生于小枝下部的叶腋,花萼银白并密披银白色鳞片,钟形的萼筒上端四裂。当金黄色的花瓣打开以后,便散发着一种令人陶醉、沁人肺腑的香气。高贵而迷人,厚重而浓郁,味美而热烈,香甜而纯正。此时折上几支插入瓶中,闭上眼睛深吸几口,就会有一种“晴云度影迷三径,暗水流香冷一溪”之意境......

沙枣花不但闻着香,而且花蕊也有一些淡淡的甜。沙枣花的花期很短,大约三周左右。三周一过,树上就会挂满密密麻麻又苦又涩的果子。到了九月,天气转冷,果子就会慢慢退去它原来的酸涩,积累起一点点的糖份,并逐渐变得甜蜜而柔软。进入十月,金黄、紫红、淡黄、黝黑或泛白的一串串果实便挂满枝头,在零零落落树叶衬托下,显得更加醒目更加诱人。此时摘上几棵放在手心,细细的品,慢慢的尝,就会有一种涩里带着粘、酸里带着甜、回味有点甘的感觉。吃了还想吃,欲罢又不能。

 

小时候,酸酸甜甜的沙枣总是我们眼中的稀罕物。生活在戈壁深处,不知道什么是玩具,不知道什么是水果,爬山,打沙枣成了深秋时节同学们的最大乐趣。特别是放学后,到离家最近的老道庙打沙枣,往往成为同学们挂在嘴边的话题。

赤金镇老道庙,座落在五华山下。五华山原名五花山,因五彩斑斓而得名。老道庙是依山而建的一座园林,由山腰上的一座古庙宇和山脚下的两座小庙,佛塔以及道观、庙院组成,高低参差、错落有致。庙院内有房屋、菜园、麦田、果林、泉溪和涝坝。庙院的围墙则由土垅、野荆棘和沙枣树构成。

这里林木荟蔚,灌木丛生,山泉甘冽,果树成林,所以每到沙枣花开的时节,整个庙院都会沉浸在浓郁的、甜甜的、伴着泥土芬芳的花香里。偶有山风吹过,整片树林“哗哗”作响,仿佛置身在幽静、安宁的远古梦幻之中。

庙院的沙枣树种植年限长,大多十几米高,树干呈黑褐色,裂纹纵横,高大挺拔;姿态苍劲。冠大枝垂。沙枣有红有褐,个大味甜。特别是在深秋,树干裸露,树叶飘离,挂在枝头的沙枣随风摇曳,更加醒目诱人。

 

庙院的沙枣好看好吃,但要获得并非易事。看守庙院的道人虽瘦弱矮小,但惜树如命。平日里如果有人碰断了树枝树杈,或拽歪了树苗,道人总是不依不饶,轻者训斥,重者赔偿。由于庙院二十四小时有道人看守,大家每次爬树摘枣基本都是空手而归。同学们往往还没攀上树顶就会被道人发现,而爬树攀枝难免会碰断树枝树叉,弄出声响,偷偷摸摸上树,急急忙忙从树上往下跳,每次都是在道人的喊叫声中落荒而逃。

由于沙枣的诱惑难于抗拒,于是同学们放弃爬树摘枣的老路,改摘沙枣为打沙枣。有时大家带着一根长长的竹竿,有时带上几根树棍,在竿子的头部绑上铁丝做的弯钩,瞅准道人远离枣树的时机,快速跑到沙枣树下,对着枣枝一通狂打狂敲,连勾带拽,然后捡起地上的沙枣迅速撤离。但更多的时候,每人在自己的书包里装上几块拳头大的戈壁石,到了树下,拿着石头往有沙枣的枝条一通狂扔,边扔石头边检沙枣,待看见道人时,再拿起地上的书包迅速逃跑。以致后来每到深秋,打沙枣成了同学们与道人斗智斗勇的一种乐趣。

 

东湖村的沙枣树普遍生长在村民家的房前屋后,道路两旁,大多五六米高。印象中沙枣只摘过一次,至今记忆犹新。

深秋的一个周六,学校两节《农业课》连着上,到远离学校的麦田里用石板石条修水渠,中途因老师有事返校,同学们干完活后各自行动。这时,几个男同学相约,沿着兰新铁路线进入了东湖村摘沙枣。

东湖村的沙枣树虽种植在村民的房前屋后,道路两旁,但属集体财产,包括树上的沙枣、枯死的树枝树干等。当时远在五华山居住的我们并不知道,一个个见到枝大果大的沙枣树就急着往上爬,哪怕让沙枣树上的刺扎进皮肉、划破衣裤也在所不惜。上树后一个个悠然自得骑在树杈上,一边往脖前书包里装,一边将那熟透的大个沙枣尽情的往嘴里塞,咀嚼着沙枣儿的甜蜜。幸福快乐,忘乎所以。

不知何时,在我们每棵树下的周边,有村民陆续围观。他们拿着铁锨锄头,很快把我们包围起来,待大家发现时,已无逃路,只能乖乖就擒。此时正是村民收工回家做饭的钟点,随着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村民越聚越多,我们一个个只能将书包中的沙枣尽数倒入他们的小筐。

面对树上树下一片狼藉,大家遭到了村民不依不饶的训斥。村民视树为宝,无可非议。好在村民急于回家吃饭,没过多久,陆续散去,我们也回到了学校。

 

如今,离开西部已有二十多年,儿时的场景总是让人难忘。虽然每年有家人或朋友相约到西部小住,但每次回去也总是经不住沙枣的诱惑,或拣或摘,或送或买,品尝咀嚼这久远的味道,回味无穷。

随着西部旅游热的兴起和旅游资源的开发,沙枣和沙枣树正逐步成为西北的新宠儿。在嘉峪关和肃州的农贸市场,有了又红又亮的沙枣专卖点,有了用沙枣特制的烧壳子特产。在嘉峪关的商铺里,有用沙枣树根或沙枣树木制作的家具、摆件和饰品。坚硬的材质,漂亮的木纹,简朴中透着高贵,平淡中透着典雅,得到了越来越多人们的喜爱。

 

沙枣树,它属于西部,属于戈壁。严酷的风沙、干旱的气候、贫瘠的土地,斩不断它生命的链条,或插千、或植苗、或压条、或播种,它都会扎下根,长出芽。经过三五年的光阴,就会把它最甜美的花香、最甘甜的果实送给热爱这块土地的人们......

 

                   (葛建留2015.11.28秦皇岛)

沙枣花开··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沙枣花开··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沙枣花开··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沙枣花开··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