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不一样的核城 不一样的知青

 
 
 

日志

 
 

记忆碎片·山海关  

2017-01-17 20: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到山海关是1990年的11月初,当时是到北京出差,参加集团总公司在北京举行的一个重点项目的设计取费谈判。半个月后,合同框架内的各项取费和约定基本确定,我休息几日马上在宾馆预定了返回集团公司的车票。

集团公司在西部。而北京到乌鲁木齐的直达列车每天只有一趟,所以预定的车票需要五天时间才能拿到,想着利用几天空闲时间,到正在建设的集团公司的民品基地去看看。

民品基地在山海关南窑河,距离北京有三百公里,坐火车需五、六个小时。在北京站买票前,我反复计算了火车的开车和到站的时间,想着到山海关时天还没有黑,出站时找车找人会方便许多。

 

时值初冬,北京站乘客稀少。上车后,车厢里乘客不多,广播里正循环播放着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我是第一次往东北的方向出行,一边听着音乐一边欣赏着窗外的风景。

列车出北京过天津很快进入河北的地界。紧邻铁路边的农庄,家家户户的房顶上,层层码放着金黄色的玉米棒子。炊烟袅袅,如丝如絮的在村子上空飘来飘去。一望无际的田野里堆着成千成万的玉米秸垛,远远望去很像戈壁滩上风沙堆起的一座座沙丘,又像茫茫戈壁滩极目天际中一簇簇的骆驼草。

车过唐山,田野有些空旷,几个农民正在点燃一堆玉米秸秆,火焰有一米多高。田野里没有风,青白色和黑色的浓烟在天空中盘绕。有两个孩子穿着很破旧的棉袄,高兴的在田野里跑来跑去,不断地把散落在火堆周围的玉米秸秆扔向火中。远方的田埂边有几团灰褐色的东西在缓慢移动,待车到近处,原是几只绵羊在啃田埂边的枯草。

铁路边有许许多多的房屋,在房屋的周围,栽着一米多高的木杆。木杆上挂晾着新加工的粉条。粉条在夕阳的照射下像一帘帘晶莹剔透的冰挂。很远的地方有一些人在几辆拖拉机和农房之间穿梭,大人和孩子忙着装车。

 

冬天白天短。太阳刚刚西斜,天色就慢慢暗了下来。飞驰的列车很快进入秦皇岛地界。窗外的昌黎县有几多山峦,山不是很高,但确也陡峭,几位邻座的旅客对着窗外的山指指点点。

我第一次看见了传说中的碣石山,思绪中曹操的《观沧海》浮现眼前: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公元二O七年,曹操率领大军出征北塞,挥鞭策马,班师东归,恰逢“重阳节”。“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登高必赋”的曹孟德站在碣石峰顶,放眼俯瞰沧海,一首《观沧海》成为千古绝唱。

 

山海关地处华北与东北交界处,是全国唯一一个以山、海、关合并命名的地方。夏无酷暑,冬无严寒。北倚群峦叠嶂的燕山,南襟烟波浩淼的渤海。

山海关在远古时期属幽州碣石,是中原与东北少数民族政治、经济交往的交通要道。到了中古时期,又成了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两汉时期,设置榆中县。一三八一年,明太祖朱元璋下令在此筑城建关,始称山海关,成为扼东北、华北咽喉要塞的军事重镇。因地势险要,素有“两京锁阴无双地,万里长城第一关”之称。

火车出秦皇岛站后,不知不觉中有了长时间的停靠。车上旅客纷纷议论,原来是火车出站后在一个道口刮蹭了行人。待列车到达山海关车站时,晚点近一个小时。

出了站台,天已黑透。四处黑黢黢一片,一时分不清东西南北。想着此地人生地不熟,在京买票时千算万算,结果到了山海关还是晚点。

 

车站很小,我提着行李在出站口转了一圈,车站广场既没有路灯,也没有公交车站,寒风里有着一股煤烟和海腥的气息。

出了广场,不见公交车,也见不到出租车,而马路的两边到处是叫卖小吃和小商品的小贩。每个活动的摊位边挂着昏暗的煤油灯,火苗一跳一闪的。小贩在凌厉的寒风和四处飘飞的尘土中把自己包裹的很严,食客很少,嘹唳的叫卖声断断续续。

我很是诧异:想象中的山海关车站及车站周边的环境,与实际中的山海关怎么也联系不到一起。因为山海关车站是全国十大编组站之一,是东北连接内地的重要的交通枢纽。

提着行李黑灯瞎火地转了一圈,来到了一家卖糖炒栗子的小摊前。“同志,南窑河建筑工地怎么走?”

小贩提起货摊上挂的煤油灯,对着我仔细的看了看,答道:“你是问大白楼吧?顺着马路往东,过了铁路线,一上坡就到。”

“这里没有交通车或出租车吗?”我又问。

“交通车是没有,出租车也都是三把子车。天一黑,开三把子的就回家吃饭了。大白楼不远,走20多分钟就到”。

我看了他很久才反应过来,这里的人都把三轮摩托车叫“三把子”,而且山海关城区没有公交车。小贩说的“大白楼”是指南窑河基建工地正在建设的住宅楼,因楼体的外墙一律刷白色涂料,在当地很是醒目,所以当地居民则把整个工地统称为大白楼。

谢过小贩,我提着行李在黑灯瞎火的公路边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起来。马路上不时有各种车辆从身边驶过,带起马路上的尘土。俗话说:远道无轻载。简易的行李越来越重,40分钟后,灰头土脸的我终于看到了一片片拔地而起的建筑群。

 

清晨起来,在基地基建总指挥的介绍下,整整一上午,我走马观花的了解了整个工地的大致状况。

此地南窑河隶属山海关区孟姜镇,是华北地区最东部的一个小镇。小镇的命名皆因孟姜女庙中有姜女苑和望夫石,还有在不远处的沧海中一组类似人形的奇异礁石“姜女坟”,从而构成的一个全国著名的旅游风景区。民品生产基地建在地势较高的土岗上,在它的西面是万里长城的起点 “天下第一关”,而东面是旅游胜地“孟姜女庙”。

企业占地730亩。生产区和生活区由一条南北走向的小河分开。生产区内建有自备火力发电厂、油田专用潜油泵厂、精密合金制造厂和用于生产出口世界各地的食品添加剂无水柠檬酸厂等,集发电、机械、化工、冶金等众多行业为一体,项目起点高,科技含量高。各建筑子项工艺繁杂,规模宏大。

生活区有职工住宅区、家属住宅区、托儿所,中小学校,医院,饭店和招待所等,企业具有社会职能。

企业设保卫部和武装部,属集团总部和地方双重领导,招待所可接待外国专家和来宾。

分割生活区和生产区的是一条小河。水流不大,清澈透明。两岸绿草植被,繁茂无比。果树成林成片,延至山脚。有桃、李、杏,栗子樱桃等等。远处有良田沃野,鱼塘密布。

小河已流淌了几百年,它有一个很怪的名字,“窑河”。窑河发源于北面的燕山余脉,向南经过“北窑河”、“中窑河”、“南窑河”等几个村庄,穿过京沈公路、京沈铁路后流入渤海。

 

午饭后,我去了海边。

阳光和煦美好。宁静的海滩上,三三两两的外地游客穿着色泽艳丽的羽绒服,手里提着小塑料桶捡着贝壳和一些很小的螃蟹。远处不时传来一个或几个孩子的叫喊,我看着游人迅速围向一个男孩,原来男孩发现了一只很大的寄居蟹。

寄居蟹是生活在沙滩和海边的岩石缝隙里,以螺壳为寄体,负壳爬行的一种动物,受到惊吓时会立即将身体缩入螺壳内。可能是这只寄居蟹不断地长大,正在为寻找合适的壳体才爬向了沙滩。

在桶的一圈,很快聚集了大大小小十几个人头,惊奇、感叹声连成一片......

 

远处有一座石城,屹立在海边。巨石筑起的长堤伸向海里,足有一百五十多米长,而且高出海面有五、六米之多,海浪冲击着石堤发出“轰、轰”的声响。

进入石城内,见有一海神庙。庙顶装饰为琉璃瓦,四柱三楼的牌坊为汉白玉,前后书有“安澜”、“伏波”。庙里二十六尊塑像来自道教彩绘艺术,千里眼、顺风耳、风神、雨神、雷公栩栩如生。两尊怪兽“乘黄”、“龙马”站在庙门的两旁。巨大的扁额书有“五湖四海皆是我”“九江八河一家人” “风平浪静”的对联。

登上《澄海楼》,轻云微风,心旷神怡。空气潮湿清新,一切都变得新鲜透明。很远的海面一片朦胧。海面慢慢地从眼前竖立,像一张巨大的幕墙伸向天的尽头。海上的轮船、豪华的游艇、觅食的海鸥、归港的渔舟宛如一幅精美宏伟的画卷。

 

傍晚,当落日的余辉还没有散尽时,我顺着窑河岸边独自逆流而上。袅袅炊烟在南窑河村的上空弥漫,现正是村民做晚饭的时间。

河套的上空,一只鹰在不停的盘旋。原来是老鹰在追逐一只野兔,野兔看见老鹰盘旋俯冲,马上朝着长在河套边的一片桃林拼命奔逃。当老鹰从高空俯冲下来欲抓野兔时,野兔突然紧急停住,蹲在桃树下两眼瞪着老鹰。老鹰因担心自己撞在树上,速变俯冲飞翔为直拔高空,然后又在空中盘旋,无奈地俯瞰野兔。老鹰在空中盘旋了有很长一段时间,便无可奈何的朝北山飞去。

河套很宽,有30多米。西侧是成片的桃树林,有些枝子上吊坠着沙袋,控制着边枝的高度。东侧是一片开阔的玉米地,干枯的玉米秸有两米多高,成捆的立着堆在了一起,地面上二十多公分高的玉米秸的斜茬,横齐竖直的戳在土里,茬口很锋利。

 

在整个河套和方圆几十里的田野里,只长着两棵柳树。一棵高约25米,另一棵也有20多米,树叶已经退尽,裸露着黑黑的树干和枝条。两棵树相互依偎着,远处看去很像一对情侣相互拥抱。我静静的看了很长一段时间,觉的它们就是一对夫妻,生死相依,患难与共。

小河曲曲弯弯,几只鸭子正在河水里觅食。河套边,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农正在土坡上割芦苇,芦苇有一米多高,像雪一样白的芦花在微风的吹拂下左右摇晃。芦苇在老农锋利的镰刀下,随着“刷刷”的响声很快散落在河套两岸。

“老乡,你割的芦苇是喂羊的吗?”我盯着他手中的镰刀问道。

“不是,羊不吃芦苇。芦苇是用来烧炕的。”老汉看有人跟他说话,直了直腰,从兜里掏出纸条,卷起了旱烟。

“这条小河的河套这么宽,可水怎么这么小?”

“河水原来很大,前几年有几家公司在上游办了工厂,截留了河水,水流就越来越小了,水也没有原来清亮了。”

“水里有鱼吗?”

“上游工厂排的废水污染了小河,小鱼小虾基本上是看不到了。”

“这条小河叫什么名字?”

“叫窑河,烧窑的窑。听说淌了有几百年了。”

“那两棵柳树长了有二十年了吧?”我指着远处的柳树问。

“这两棵树可不止二十年,俺打小时就有这两棵树。本来这里柳树很多,十多年前,不知为什么柳树都陆续枯死,只剩下了这两棵,而且,越长越高。可奇怪的是杨树死的却很少,而且越长越好,越长越高。”

......

说话间,天慢慢地黑了下来。

 

晚饭后,我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

后来我回到了西部。山海关的老龙头,天下第一关;北戴河的联峰山、鸽子窝和老虎石,还有秦皇岛的秦皇求仙入海处,这些都留在了我的记忆里。随着时间的推移,海边的栈桥、沙滩、海鸥和古船,还有那清凌碧透的溪水、怪石耸立的奇峰和悬阳藏幽的溶洞,陆陆续续在脑海中堆积起来......

 

(葛建留2016.2.28秦皇岛)

记忆碎片·山海关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记忆碎片·山海关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记忆碎片·山海关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记忆碎片·山海关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