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不一样的核城 不一样的知青

 
 
 

日志

 
 

西部往事(节选一)  

2016-03-30 20:07: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0年的6月,我们全家从江南水乡的一个小镇迁往西部。西部什么地方,干什么,家落何处,谁也说不清楚,原因有两个字:保密——先于我们调往西部的父亲这么说。

 

搬迁的通知是三天前由镇政府下发的。通知发得急,只有几天的时间,好在户口迁移等相关手续由父亲的单位和当地政府直接办理,只有铺盖和简单的生活用具需要准备。

临走的头天晚上,窗外沥沥淅淅下起了小雨。清新的雨味夹杂着田野稻谷的芳香,一浪一浪飘送到屋里。母亲说明天就要启程,离开老家,坐几天几夜火车,搬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我听了这个消息很是兴奋,整个晚上极力想象着搬迁的地方和新家的样子。

夜里迷迷糊糊睡不实,就断断续续地数着房檐上的水珠不断滴到门前空阶上发出的有节奏的均匀的声响。

到了半夜,一道道雪亮的闪电伴随着一阵阵隆隆的雷声,不时划破夜空把村庄照亮。想着下这么大的雨,不知道白天还能不能搬家,能不能坐上火车。接近凌晨,“哗啦啦”的大雨又变成了淅沥的小雨,我才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清早醒来,简易的行李已经收拾好。大哥望着远处水雾蒸腾的湖泊和一望无际的稻田,对站在屋里看着一堆乱七八糟的行李而默不作声的姨妈家的表哥说:“这次搬迁离开家乡,不知哪年哪月才能再搬回来,有可能一辈子都会留在西部那个叫兰州的地方。”

表哥看着堆在地上和床上的行李,想着搬迁的地点相距千里,今后见面的机会不会很多,不由得有些伤感:“能不能再迁回来不知道,但以后肯定还会见面,这里还有我们,还有爷爷和奶奶,你们在外面安顿好后,肯定会回来看看的。”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走出屋门,毫无目标地围着房前屋后转了起来。看到已经倒塌、堆放着杂物的墙角边有几根掾子,于是每人扛了几根,顶着毛毛细雨,走到街上卖了五毛钱,买了半斤烧酒和几两猪肉。

午饭是母亲和姨妈一块儿做的,姐妹俩边做边聊。饭做好后,两家人坐在一起吃了一顿告别饭。

 

父亲是前几年离开家乡外出谋生的。那是在195110月的一天早上,多云的天空细雨霏霏,稻田、树木和村庄都笼罩在一片烟雨迷蒙之中。

地处江南水乡、苏南平原“金湖银湾”的长荡湖边,片片渔帆,苇叶萧萧。一艘艘的渔船行驶在大大小小纵横交错的河道里,沿着水系将许许多多外出的人们送向四面八方。在江南多雨的时节,大街小巷满地泥泞,外出办事或走亲访友的人们都喜欢坐船,既干净又快捷。这一天,父亲也坐在船上,他背着行李,携一把雨伞,凭着自己高超的木匠手艺,单身一人独闯天下。傍晚时分,他离开了常州。

解放后的新中国百废待兴。父亲是农协主席、民兵队长,他离开家乡落脚在郑州的一家建筑单位,一晃就过去了六、七年。1958年元旦刚过,父亲离开河南省建筑公司调入北京二机部。

一年以后,经上级组织内查外调,确认父亲历史清白,系三代贫农,并无海外关系,于1959年元月把父亲正式调到了西部。

 

全家前往西部坐的是上海到兰州的火车。满地泥泞的常州车站站台上到处都是一洼洼的污水,火车头冒出的滚滚黑烟和浓浓的蒸汽混在一起,不时有一些煤灰飘落在头上,“呜、呜”的汽笛声很是刺耳。

因为车少人多,加上下雨,进站的火车刚刚停稳,等候在站台上的人群便蜂拥而上。当火车启动时,满是泥水的车厢门口和过道已经堆满了旅客的物品和行李。

由于夜里没有睡好,火车驶出站台不久就打起了瞌睡,第二天凌晨醒来时发现乘坐的车厢已在船上。由于江水湍急加上天气不好,时近中午,蒸汽机车才把车厢一节一节地推上渡轮。列车渡过长江后,车速明显快了起来。

冒着黑烟和蒸汽的火车经过几天几夜的摇晃,在一天夜里突然停了下来,列车终于到达终点站兰州。前来接站的人把全家领至离火车站不远的几间平房里,办完手续马上安排吃饭和住宿。这里离车站有一里来地,外表看上去是一家很小的饭店兼旅店,实际上是南来北往的人前往西部这家企业的中转站。

 

夜色很浓,一片寂静。

“到了吗?”我问母亲。

“还没有。明天还要在这里换车,继续往西走。”母亲回答。

“还要走几天?”

“不知道。”

 

清晨的天边云烟氤氲,没有雨也没有风,大地笼罩在一层极浓的阴霾之中。天刚蒙蒙亮,全家又开始急急忙忙往火车站的候车室赶。

火车一路向着太阳落山的地方爬去,而且越爬越慢。继续的西行让火车上的人打不起精神,沿途人烟稀少,寂寞荒凉,偶尔旋风乍起,风沙弥漫。列车的两边看不到林木、河流和村庄,无边无际的戈壁全是沙子和细碎的小石头,有的地方偶尔能见到一些长有毛刺的小草。

戈壁,亦称“戈壁滩”,也有的叫“戈壁沙漠”,蒙古语意译“难生草木的土地”,这里只能生长稀疏而耐碱的草类和灌木。

 

火车离开兰州,一直向西爬了三十多个小时,才到达玉门车站。出了车站,在接待处办完手续,又坐上大卡车继续西行。

西行的前方没有路,汽车在广袤无垠的戈壁滩上前行,在一望无际的粗砂和砾石的地面上,顺着模糊不清的车印,一直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停了下来。

 

全家落脚的地方是甘肃西部,河西走廊平原地带的一座山峰下面:五华山。

刚刚下车,就刮起了风。一时间飞沙走石,尘土弥漫,风刮到嘴里,用牙一咬,“咯蹦、咯蹦”地响。

全家紧着把所有的行李和物品,抢先搬进临时安排的住所里。这里的住所除了帐篷就是一种半地下室似的房子。这种房子的搭建是先在地下挖一个十几平米大小、一米多深的大坑,在坑的上面搭一个“人”字型的木架,盖上帆布或草席,再在草席上抹上泥,盖上一层薄薄的土。人住在里面,冬暖夏凉。由于房子较矮,人进屋时必须低着头,大家管这种房子叫“地窝子”。

不远处,成片成片的荒野已经分割成一块块的工地。工地上灯火通明,全国各地的建筑施工队汇集在这里,日夜不停地浇灌着楼房的地基,有十几栋高楼已经拔地而起。工地的周围,都用草席子或简易的铁丝网围了起来,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可以看到工人值班和巡逻的身影。

 

这里是西北某原子能联合企业的生活区,1958年年底正式开工建设。两年来,来自全国各地的转业干部和复员军人,以及上万名建筑工人,浩浩荡荡地向这里集结。

1960年国庆节刚刚过完,五华山生活区的一期工程五十栋楼房已基本完工。楼房呈双“囍”形排列,分成了南北两个小区。俱乐部、学校、商店和医院等配套工程陆续收尾。

当第一批楼房完工时,我们全家就从“地窝子”里搬到楼房居住。每栋楼房都是三层高,两个单元。每户有两间屋子,每间八到十平米不等,外加一个两平米的储藏室和两平米的厨房。房间内没有上下水管线和厕所,也没有暖气。冬季采暖烧炉子,用水到机井边挑。

由于迁来的职工和家属越来越多,五华山新盖的住宅楼很快住满,没有住房的人家陆续搬进了单身住宅楼,时间不长,单身住宅楼的周边很快又盖起了一片片家属住宅区,并逐渐形成规模,成了新的生活小区。

接近年底,面对越来越多的新近迁入的人口和即将到来的严冬,五华山的基建工程开始了昼夜施工。

......


西部往事(节选一)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