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不一样的核城 不一样的知青

 
 
 

日志

 
 

说霾  

2015-02-28 22:19: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方的新霾在初冬的夜里,裹着海边的浓雾,覆盖了山川沃野,恰便是风雨无影万物喑!

 

在这萧瑟的时节,不闻孩童们清脆的欢啼,只见在昏暗的灯下,村妇们用忙碌的手,熟练地编织着精神的帽子。而那昨日飘落的秋叶,浸透浊露堆积在路边叹息。

在这濛濛灰絮重压的旷野里,我焦渴的灵魂对着苍穹呼喊,寂静的荒原没有回声。

在东方微亮的晨霭中,遥远的地平线上,挂着抑郁的帷幔,就连昨日咆哮的大海,此刻也默默地沉睡......

 

我孤独地凝望着大海,期待着海面跳跃的浪花,哪怕是鱼儿的鳍,划过水面的一缕波痕。

我眺望着大海的深处,期待着天际的闪电,像一把锋利的剑,挑开这重重缥缈的灰纱,让东方亮起的第一道曙光,飞进新鲜土地的上空。


聆听初冬田野里,金色的欢乐之歌......

                                            

 

                                                                   (“说霾”摘自博友“雄风”对葛老《西部往事博客》中的博文

                                                                       <雨落江南2014.11.10>的评论。文字有删改。) 

 

 

附2014.10.10葛老的日志:           

                                      雨落江南

江南的雨,在立冬后和风搅在了一起,很容易让人想起“风雨同舟”、“风雨婆娑”的境意。

在烟雨迷蒙的天地里,凄厉的冬雨驱走了护城河边洗洗涮涮的妇人,不见了孩童相互追逐和嬉戏;在不远处的“相思”渡口,不时传来错落有致、忽高忽低的鸣笛;摔落在路边的香樟树叶,寂寞地随风飘游在堤边的花溪;高大的梧桐树下,几多红花绿叶,日渐消瘦,少许生机。江南的风,相随江南的雨,默默地同河水一同流向遥远的天际。

吹落花红的风,滋润万物的雨,相约在秋冬交替,义无反顾摧残着河堤两岸的荷盘柳线、梧叶径菊,将其化作尘埃,零落成泥。唯“银河繁星”、“山川沃野”与“江河风雨”永恒。

                        

                                   (葛老2014.11.9于苏州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