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不一样的核城 不一样的知青

 
 
 

日志

 
 

父亲打开了一扇窗  

2015-11-12 16:35: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打开了一扇窗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这是一扇极其简单的木格小窗。四根两公分宽、一点五公分厚的木条,形成了一个方框,镶上玻璃,装上合页,装在大窗平开的窗扇上,它就成了大窗中的小窗。它即是窗中窗,又相对独立,自成一窗。

小窗很小,而且极其轻便灵巧。小窗的木框没有着色也没有刷油漆,松木材质,卯榫结构。两片很小的合页,用几颗小小的木螺丝固定在大窗中间的窗扇上。虽然年代久远,风蚀日晒,但小窗仍保留着原始的木纹和原木的色泽,木框内镶有三毫米厚的普通玻璃虽污渍斑斑,但仍散发着远去年代和岁月的气息。

木格小窗是父亲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做的。几十年过去了,每当我们兄妹相聚前往五华山曾经住过的家里时,小小的窗户,总能勾起我们儿时的回忆,总有我们永远也聊不完的话题。曾经的岁月,父母的慈爱、家庭的温暖和童年的快乐,总是让人难以忘怀......

 

1960年,我们全家从江南水乡调往西部,落脚在河西走廊一座山峰的下面——五华山。

五华山,西北某原子能联合企业的生活区,由原苏联专家设计,1960年底投入使用。由于种种原因,所有的住宅没有上、下水,没有厕所,没有暖气。用水到户外挑,冬季采暖生炉子,烧煤。

刚从南方过来,全家一时难以适应西北寒冷干燥的气候。戈壁滩的冬天不但来得早,而且还非常漫长。到了九月底,气温就开始急剧下降。进入12月,室外的气温就常常在零下二十多度了,并常常伴有沙尘天。

戈壁滩的冬天,风多雪多,木制的大门大窗此时也总是被刮得“啪嗒啪嗒”直响。进入冬季采暖期,家里烧的大多是土煤,即便宜又实惠。但土煤矸石多热值低,以致炉子常常熄火。由于家里经济困难,也为了节约用煤,用于取暖的炉火每到傍晚,总是让它燃尽自行熄灭。到了清晨,再重新点燃。当然,全家做饭的柴火,烧的是戈壁滩上的骆驼草。

每天早上,家中点炉生火,总是煤烟弥漫。有时炉子倒烟,往往熏得睁不开眼。为了及时排出屋内的烟尘,家里只能大开门窗。可想而知,室外的异常寒冷和刺骨的穿堂风在带走浓烟灰尘的同时,也常常在瞬间把室内的温度降至冰点。在整个漫长的冬季里,家里的大门大窗要常常打开,以确保室内的空气流通、空气清新。

 

灵感,有时源于对特殊生活环境的改变,源于对生活知识的积累和对家庭生活的挚爱。在大窗中开一小窗,源于父亲的奇思构想。

小窗制作的精致而简单。小窗安装使用后,与大窗相比它就显示出无可超越的排烟排尘效果。它既能及时排除早上室内生火产生的煤烟,又不会降低室内的温度。小窗常开,煤烟中的二氧化硫可随时排除室外,室内的空气质量和室温得到了明显的改善。

而到了夏季,小窗的使用频率也总是比大窗更胜一筹。戈壁滩夏季天气干热,人在屋里闷久了,就会感到浑身不舒服、不自在,往往需要室内透风,否则就会有一种憋闷感。而居住在楼房的一层,常开大窗又免不了蚊虫的叮咬和苍蝇的干扰。大窗大开,往往还要提防突袭而至的沙尘暴和不约而至的西北狂风。小窗常开不闭,既保证了室内的空气流通,清新凉爽,也防止了蚊虫的叮咬。 

光有奇思构想是不够的,还要有超一流的手艺把构想变成现实。

小窗户虽小,但制作的材料必须经过熏蒸和烘烤,不开裂不变形,具有较低的水分和油脂,不用担心虫咬和被腐蚀。四根木框不能太粗,卯榫的连接点也不能有一颗铁钉,镶玻璃的压条要利用木条的弹性自然咬合在窗框上。小窗安装好后,要与大窗户严丝合缝,并结实坚固,开关自如,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摇晃。这些要求,对有高超木匠手艺的父亲来说,均不在话下。

 

父亲在为我们打开一扇窗的同时,也给我们的童年带来了许许多多的快乐。有了我们安静的学习环境,有了我们自己的蓝天阡陌,还有自家后院的花开花落。

家住楼房的一层,窗前总要盖个院子,放些杂物。另外,刚刚搬到大漠深处的我们,窗前有个小院会安全许多,因戈壁滩狼多动物也多。当时居住在生活区一层楼房的居民,几乎家家都有一个,我们将其统称为“后院”。后院开了一扇门,门很小,大人只能一个人侧身进出。而大窗中的小窗,则成了我和弟妹们从屋里进出“后院”的直接通道。

院子很小,有10平方米左右。院子的边角堆放着一些杂物,院子中心留有两平米左右的空地,便于搬动和腾挪院内的物品。由于一年四季从院门进院的次数很少,院心这块两平米的空地也就成了我们兄妹的自留地,有时种一两颗花生或土豆,有时栽一两棵西瓜秧苗,但更多的时候栽几棵西红柿苗或辣椒苗。

后院,不但隔开了周围人流熙攘的繁杂和喧嚣,也隔开了窗外人间世俗百态的风景。窗内和窗外成了两个世界。

学生时代的我常常端坐在窗前写作业,有时学习累了,困了,就爬上窗台,打开大窗中的小窗,深深吸上几口新鲜的空气。有时透过小院的院墙,眺看小院外的风景,倾听或注视远方传来小伙伴的声音和身影。

人总有心烦和郁闷的时候,这时我便从小窗钻出去,跳进后院。有时给秧苗浇点水,有时给秧苗上点肥,但更多的时候则是默默地注视着秧苗,期望秧苗快快长大......

 

父亲打开了这扇窗。每当我面对这扇窗的时候,眼前总会浮现父亲的身影。他一生饱经风霜,历尽坎坷,默默承受着生活的艰辛,而对家庭,对子女永远都是无条件付出。

父亲像一本书,他在我们兄妹心中,沉默、严肃而威严,他对我们兄妹的管教也最为严厉。但这并不影响他对我们的关爱,他的爱是毋庸置疑的。年幼的我们常常读不懂父亲,直到我们长大成家以后,才逐渐理解了父亲。

父亲的爱简单而充实,粗犷而严厉,普通而厚重。在我的记忆中,就像那窗外宽阔而高远的天空,又像那窗外戈壁雨后湿润而清新的空气,看不见,摸不着,却又让我永远能感受到他的存在......

                               

                          (葛建留.2015.11.12北京)

父亲打开了一扇窗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父亲打开了一扇窗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评论这张
 
阅读(55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