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不一样的核城 不一样的知青

 
 
 

日志

 
 

殊山风雨(四)  

2014-08-06 16: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确保老李等四人和羊群的安全,大队人马重新从老君庙进山。这样,从民兵出村到老君庙就过去了七八天。


有一天,我放羊回到帐篷时突然看见连长。连长和民兵一个个全副武装,我们问:“怎么带着民兵进山了?是不是战备又紧张了,到山里进行演练?”

连长大致说了说村里在文殊山碰到的情况,并告诉我们说同伴和老李的羊群离这不远,翻过前面一条很高的山脉,或从右边的垭口过去,就可以见到他们了。


殊山风雨(四)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我和同伴又见面了。他明显瘦了,原来的小眯缝眼儿看着大了许多,脸被太阳晒得黑里透红,头发像乱草似的蓬着,一身疲惫,显出很狼狈的样子。

晚上,天空中一丝云彩都没有,星星不停地眨着眼睛,阵阵山风吹来,让人感到有点儿凉。我俩选择睡在帐篷边的一块低洼处,这样可以说说话,聊聊天。于是,两个人把炉子和柴草挪到了地铺的上风口,正好可以挡着山坳刮过来的穿山风。我俩一边看着天上的星星,一边讲述着各自进山放牧的艰辛和心里的感受。

 

两路人马汇聚一处,山里顿时热闹起来。我和同伴紧着向连长问起村里的变化和知青的情况。

连长说:“你离开村里才几天,能有什么变化?过一段时间就要开镰收割,今年的庄稼长势很好,丰收不成问题。知青都很好,他们也很关心你们俩,常常问起你们的情况。”

连长说的“才离开几天”,可我觉得这两个多月,好像在山里过了好几年。大山里的日子,每一个小时都很难熬,每一天都非常漫长。

 

 又过了两天,羊群需要迁场。两群羊在一起,密度太大,周边的草早已让羊啃得光秃秃的,每天放牧的距离与帐篷越来越远。

晚上,老李找老张商量:“这里离水源太远,村里又来了这么多民兵,七八只毛驴白天不停地驮水,水依然很紧张。这次迁场,趁着民兵在,咱们干脆迁远一点儿,离水源也近一些。”

老张这几天也在为水发愁,取水的地方专门安排了一个民兵,把水泡子扩大了许多。虽然水泡子扩大了,可每小时出水量还是和以前一样,舀上几下,就要等十几分钟。

老张听老李一说完,马上接过话题:“咱们干脆往雪山进发,找一块好的牧场,稳定一段时间。再过一个多月,雪山的周围就冷得呆不住了,那时咱们再用半个月的时间,一边放牧一边往回撤,两个月后就可以撤回村里。”


这次迁场往雪山进发非常顺利,当地的牧民早已望风而逃。远远望去,有些山梁上行走着骑马的牧民和驮载着重物的马匹,沿途留有许多帐篷刚刚搬走留下的痕迹。


 这里的牧民骑的马都是山丹马。

山丹马来自山丹军马场,以驮载为主。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山丹马与苏联顿河马杂交,生出的小马体内含四分之一的顿河马血液,体质结实,四肢坚固,关节很大,肌腱明显,蹄质坚实,对高寒山地适应性很强。在这海拔三千到四千米的祁连山区,山丹马驮着一百公斤重的物品可连续行走二百多公里,包括急行、涉水和翻越高山等。所以,山丹马也成了祁连山里最主要的运输工具。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