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不一样的核城 不一样的知青

 
 
 

日志

 
 

南山牧羊(八)  

2014-07-13 16:02: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亮不知何时升了起来。凄白的月光照在没有庙门的土炕前,有着一种渗入灵府的清凉,让人看了不免有几分怅然。


我惦着同伴跟随的另一群羊:“和咱们一块出来进山放牧的那群羊,今天怎么没有看到,是在咱们的前面还是在咱们的后面?”

“他们不可能赶到咱们前面,他们可能在鸭儿峡过夜。凡是进山放牧的人,都要路过老君庙,在老君庙周围过夜。解放后这么多年,年年进山都要拜一拜太上老君,祈祷老君保佑人畜平安。”

另外两个人早已打起了呼噜。老张接着说:“咱们也睡吧,明天还要早起。起床的时间由不得你,得跟着羊群走。”


今晚在庙里过夜,觉得比昨天在白杨河的古河道边露天过夜冷了许多。这里是在祁连山的边缘,不时有一股股穿山风从山坳刮过,途径庙门,让人感觉有些阴冷。

 

南山牧羊(八)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离开老君庙,又走了两天,才到达夏季的牧场。途中一共穿过了三个垭口,在陡峭的羊肠小道上,羊儿排着队,并不拥挤,一个一个很有秩序。小道旁和山坡上,盛开着五颜六色的花。人走在雾里,身上湿乎乎的,陡峭的山脊下,是万丈深渊。

 

云层遮住了月光和星光,黑沉沉的山坳显得异常恐怖。进山的头几天,到了晚上不敢一个人再睡露天。四个人挤在帐篷里,虽有许多不习惯,但是心里总觉得安全。连绵起伏的山岭只有我们几个人和一群羊,好在有三只牧羊狗匍匐在羊群的周围。

帐篷的门口放着几袋面粉,面粉高高地摞在一起。为了防雨,面粉不能放在露天。这样,狭小的帐篷睡上四人,就显得更加拥挤。做饭用的炉子只好放在帐篷外边。

 

每次迁场,很是麻烦。迁场时,先由两个人赶着羊群往迁场的方向走,剩下两个人就要忙着收拾帐篷和物品,放在驴背上捆好,朝着羊群走的方向紧跟过去。到了下午四点左右,老张就会选好圈羊的地盘。圈羊的位置最好三面环山,以防止羊在夜里遭到野兽的袭击四处跑散。帐篷要搭在比圈羊的地方稍高一些的羊群出口处,便于夜间不停地查看。

帐篷一搭好,老张马上赶着毛驴去驮水、做饭。如果做饭时碰上下雨,就要把炉子搬进帐篷,湿漉漉的柴草在炉子里熰着浓烟,常常弥漫在帐篷里散不出去,这时柴灰也会落到饭锅里。

吃完晚饭我忙着喂狗,再把驴牵到牧草很密的地方,在地上钉上钎子固定好缰绳,所有的工作必须在天黑前忙完。每个人的活儿都很清楚,大家不用沟通,都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什么时候干完。

天一黑透,帐篷里就点上煤油灯,大家赶快在地上铺上毛毡,铺好被褥钻进被窝。煤油要省着用。

在帐篷里留守、做饭和放羊,大家每三天轮流一次。

 

暴雨过后水汽氤氲,蒸腾而上,稍稍遇冷,又凝成云雾。雨从云起,云由水生,神秘莫测的祁连山缥縹渺渺,始终和天连在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