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不一样的核城 不一样的知青

 
 
 

日志

 
 

缺医少药(二)  

2014-05-07 19:43: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夫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简单地问了问情况,便拿起听诊器这听那查。看着大夫的眉头不时皱起,脸色一会儿阴一会儿晴,心想情况肯定不妙。大夫检查完了把体温计递给我,接着就到水池边洗手。

体温计放进胳肢窝里,凉得如同夹了一块冰,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测量体温需要五分钟,只有耐心地等待。

 

我很少生病,这次病来得突然又拖了这么长时间,没有好转的迹象,怎么回事儿?是不是前些日子脱土坯受了凉?

知青宿舍刚一盖好,大队人马迅速转移到村中心盖大队礼堂。村里年纪稍大一些的村民当大工砌墙,知青和村里的妇女当小工拉土、和泥,搬运土坯。

大工的砌墙水平很高,接近房檐处砖柱子上的马头砌得错落有致,形体逼真,很像一只骏马的脑袋仰天长啸。男知青和村里的妇女忙着和泥,搬运土坯。大家把十几斤重的土坯放在木掀上,用力端起使劲向上一甩,土坯就飞到站在有四、五米高架子上的大工手里。


我和几个男知青是脱土坯。大家先用架子车拉土和泥,泥不能太稀也不能太干,太稀了脱出的土坯会塌角,塌角的土坯不能用。太干了脱出的土坯没有边角和棱线,算是废品,队里也不记工分。和好的泥要饧半个小时,然后把饧好的泥用手甩进一个长方形的木框里,木框有底,叫模子。模子每次装泥前要用细沙涮一下,防止黄泥粘模,最后再把装满泥的模子端到平地上翻过来往地上一扣,土坯就算脱好了。晾上几天,搬起码垛。


 缺医少药(二)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有一天上午脱土坯时,我看见天上出现棉花状的白云,慢慢地向上凸起,越来越高,心里想千万别下雨,下雨土坯就白脱了。时间不长,凸起的白云就变成了一座高大的云山,继而又扩展满天,天空顿时变得阴沉灰暗,云层崎岖不平,乌黑的碎云飞奔起来,风也开始逐渐刮大。一看不好,赶快把已经晾干的土坯往旁边的房子里搬,土坯还没搬完,倾盆大雨就下了起来。下雨也得搬,用身体为土坯遮挡着雨跑着搬,一趟又一趟,待把土坯全部搬进房子,浑身上下早已被雨水浇了个透。那年月,土坯比人金贵,没有土坯一天的工分就没人给记,没人给记工分这一天就白干了。

晚上就有些感冒,想着可能是白天受了凉,也没在意。每天还坚持按点出工,按点收工,没想到一周后开始发烧。因村里卫生所没有西药,只好先吃了一些赤脚医生开的中草药,一个疗程过去,不见好转。接着又吃了一个疗程的中草药,病情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重,身体越来越虚,每天脱的土坯是一天比一天少。


 没办法,只好请了一天假,去了公社的卫生院。卫生院的大夫开了几片四环素和土霉素,连吃三天,西药就吃完了,可高烧持续不退,耳朵里开始轰轰炸响,耳根深处疼起来的时候,只能咧着嘴抽凉气。

时间一长,便觉浑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最后干脆病卧在床。每日里迷迷糊糊,有时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团痛苦的云絮,在床上飘了起来;有时又觉得自己变成了山上的一块巨石,从山顶滚落到山底,浑身酸疼。每到晚上就热得难受,像在炉火中烤,总想到外面转一转,或跳到井里洗个澡,给滚烫的身子降降温。可是到了下半夜,又冷得不行,裹紧被子,把所有的衣物全压在身上,还是上牙打下牙,浑身颤抖,像呆在冰窖里一般。噩梦也是连绵不断,有时热得一身汗,有时冻得一身鸡皮疙瘩。每日昏昏沉沉,像大海中的一叶孤舟,忽而涌入浪峰,忽而又跌入谷底。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