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不一样的核城 不一样的知青

 
 
 

日志

 
 

沙尘蔽日(四)  

2014-04-24 18:01: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口井,是村里前些年最早挖的一口井,平常年头只是备用,只有在大旱之年才紧急启用。它座落在村子的西边,井的周边是一片片荒坟。在井的北侧,有一个蓄水的涝坝,有十米长五米宽,两米多深。


几年前的一个深夜,这个涝坝淹死了一个看井的村民。当时是一个人看井,什么原因,怎么淹死的,其过程一直是个谜。

到了第二年,队里为了安全起见,晚上就安排两个人看井,想着两个人在夜间互相有个照应。不曾想,怪事很快又发生了。有一人在半夜出来查看井里的水势,却神不知鬼不觉地走进涝坝。另一人在天亮时醒来,发现一块看井的伙伴不在屋里,便四下寻找,不见踪影,以为凌晨就回到家中,并未在意。到了中午回家吃饭,失踪村民的家人找到他,他才慌了神,赶快向队里报告昨夜的情况。队里组织人员把周边找了个遍,最后把目标集中到涝坝,经过一番打捞,在水底发现了尸体。

大家谈井色变。说这里紧邻坟地,夜夜闹鬼,而且鬼火不断。死去的人在涝坝里也是阴魂不散,每年都要选择一人顶替死去的冤魂进入涝坝,从而使自己的灵魂得到解脱。从那以后,这口井便闲置不用。

 

沙尘蔽日(四)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村里一下来了这么多知青,冬季又开了几十亩的荒地,虽然在村西又挖了一口新井,但浇地用水依然紧张。队长没办法,只好重新启用这口井。

半夜十二点,一个人在风沙弥漫的坟地里走夜路,嘴上虽说不害怕,但心里多少有几分紧张。当经过白天被凤暴刮断边枝的胡杨树时,突然空中一声“嘎、嘎”的嘶鸣,顿时心里一惊,头皮一紧,耳根瞬间也乍了起来。

手电的强光向树上照去,原来是一只乌鸦晚上在树上歇息。乌鸦听见动静,嘶叫一声便从树梢飞起,马上消失在夜幕之中。在手电筒的余光下,我看见树下有一黑影,不由得大喊一声:“谁?!”

黑影听见喊声,并不逃走,却只是在原地摇摇欲动。

我马上蹲在地上,手里紧握镰刀做好迎战的准备。定了定神,小心地将手电筒的灯光慢慢向黑影移去,仔细一看,原来是白天沙暴折断的那根边枝,耷拉在地上,在风的吹拂下,摇摆不定。这根边枝在白天惊炸了一群羊,在半夜又把我吓得不轻。走过去拖起边枝,快速穿过一座座坟茔,到了井边,打开小屋的房门。


坟地里的风在这恐怖的深夜不停地哀鸣,微弱的灯光从屋里照射到门前,更显得坟地里黄尘滚滚。屋里的灯光忽明忽暗,朦朦胧胧。呆在屋里不敢熄灯,也不敢打盹,只用棍子顶住屋门估算着时间,不时打开房门出来查看井里的水位。

每次开门前,总是在屋里先用棍子把门敲得“咚、咚”响,然后才提着棍子出来查看,并不时朝天上喊上几声,心里想着这样就可以驱赶在涝坝里苦苦寻找替身的冤魂。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