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不一样的核城 不一样的知青

 
 
 

日志

 
 

雪夜飞狼(二)  

2014-04-12 18:27: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村子的北口住着几户人家。下午,村妇喊住在隔壁的女知青一块儿吃饭。

村里没有专门给知青住宿的房屋,每批下乡的知青来了以后,都是由队里统一安排在村民家居住。隔壁的房子本是村妇家的老屋,知青到这里后,由队里安排,统一整修和清扫,住进了两名女知青。


两名知青是六八年从南方来的。当时这一批一共来了七个人,有四个前两年先后调回城里,剩下三个,一个住在村南,两个住在她的隔壁。

女知青是第一批来此地插队的,听说是属于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父母文革中受到冲击自身难保,多年来她一直没有回过南方,也没见过她的家人到这里来看望她,平时少言寡语,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眼看春节快要到了,同来的知青陆续回城探亲,只留下她一个人出出进进,好心的村妇看她太过冷清,常喊她过来吃饭。


今天喊了几声没见答应,村妇扒开门缝儿往里一看,不由得“啊”了一声,脚下一软,蹲坐在了地上。随即跳起来哭喊着逃出了院子:“狼吃人了!狼吃人了!快来救人啊!”


雪夜飞狼(二)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民兵连长听到喊声,很快召集了几个民兵,飞快赶到了村北。民兵一人一把枪,在村妇的指引下,来到了门前。大家小心翼翼推开门缝往里一看,都吓了一跳:


太阳的余光从屋顶的天窗斜射进屋内,余光下的炕头上直坐着一只老狼。老狼浑身上下全是血,眼里阴森森的寒光一动不动地盯着大门。

老狼滚圆的肚子向两边鼓起。炕上的被褥被撕扯成一条一条的,女人长长的头发连同头皮东一撮、西一撮散落在炕上和地下,满墙满炕满地全是血迹。女知青的耳朵、鼻子、脸腮都被舔食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副白森森的骨架。

屋内四面的墙上,狼的血爪印一圈一圈的有一人多高,这是狼在吃饱后一次又一次地跳跃,试图从天窗口逃走留下的痕迹。无奈天窗太高,而且天窗又是在屋顶的正中间,每次扑跳都撞在了墙上。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