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不一样的核城 不一样的知青

 
 
 

日志

 
 

下乡动员(四)  

2014-03-05 20:09: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哥哥下乡的农村我去过一次,是在春节前。

有个和哥哥一起下乡的同学叫阿毛,很久没有给家里来信,他母亲找同学的家里问,又找学校老师问,都说不知道,他母亲就有些着急上火。学校老师看着阿毛母亲着急的样子,就说过几天,我带着你们去看看吧。过了一星期,我和阿毛的弟弟小毛跟着老师,一同去了阿毛和哥哥下乡的公社。

大家凌晨出发,先是坐火车然后转乘汽车,临近傍晚才赶到了公社。在公社的值班室,老师问清了阿毛所在的大队和村子,然后三个人一起来到公社的食堂,每人买了一碗白水面条。在没有蔬菜、也没有咸菜和酱油的白水面条的碗里,服务员给每只碗里撒上一点点盐。大家一天没吃上饭,一个个狼吞虎咽,几口就把一碗面条装进肚里。

刚吃完饭,天就黑了下来,西北风夹杂着雪花,越刮越大。三个人都不愿在公社住宿,因公社招待所每张床位每天一毛五分钱,太贵。大家只能顶着风雪,摸着黑边走边问,一路打听,两个小时后,才找到哥哥和阿毛住的房子。

  

 走进土房,一股浓烟正在弥漫,灶台炉膛里的骆驼草太湿,熰着烟。门是坏的,屋外墙边的积雪不时被风卷到屋子里,在门后堆了起来。屋里寒气逼人,跟冰窖一样寒冷。房子没有窗户,房顶的天窗用一捆麦草遮着,煤油灯忽明忽暗地跳着火苗。这里原是一间牛棚,知青来后,村里没有住房,就把牛棚打扫干净,用土坯垒了炕,近二十平方米的牛棚只住了两个人。

 

下乡动员(四)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阿毛蓬头垢面,破衣烂衫,一根草绳扎在腰间,唯有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偌大的土炕上,堆着一些麦草,麦草的中间,是黑乎乎的被褥。看样子,这间屋里从来就没有烧过炕。屋里没有板凳,只有一个被当做板凳的树墩子,老师走得有些累,进屋就坐在树墩上歇息。阿毛和弟弟很长时间不见,哥俩亲热地抱在一起,大声说着家里和学校的事情,脸上挂着相逢的泪水。哥哥出工还没有回来。

 

锅里冒出的热气和浓烟混在一起,弄得大家有些睁不开眼睛。我掀开锅盖,热气很大,仔细一看,煮的是麸皮,上面飘着几片白菜帮子。

“这是吃的吗?”我问。

“刚刚收工,这是做的晚饭。你们还没吃吧?”阿毛回答。

“怎么吃这个,没有粮食吗?”

“粮食根本不够吃,也没有蔬菜和油水。”阿毛叹了口气,脸上显出不满。“真是没办法,挣得工分太少了。干一天活儿村里只给五个工分,比村里的妇女还要少一分。”

老师一听,从树墩子上站了起来,看了看锅里:“每天五个工分能合多少粮食?”

“大概是五两麦子吧。”

我们听了,都不再吭声,房子里突然安静下来。

一只老鼠从炕洞里钻了出来,东张西望,小毛喊了一声:“老鼠!有个老鼠。”老鼠听见声音,又钻回了炕洞。大毛说:“不要管它,我抓了几次,都没抓住,也赶不出去,外面太冷。”

 

阿毛右手残疾。上小学三年级时,他在开采出的碎石矿里,捡了一个废弃的雷管,雷管突然爆炸,他被炸掉了两个手指。我记得阿毛上中学时,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一手钢笔字写得很漂亮,学校宣传栏上的毛主席语录每次都是他抄写的。现在每天挣的工分比村里的妇女还要少,是不是与他的右手残疾有关?等着哥哥回来的我心里琢磨,我即将要去的农村会是这个样子吗?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