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不一样的核城 不一样的知青

 
 
 

日志

 
 

滋味新年(一)  

2014-03-29 17:50: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4年元旦,是我们这批知青在乡下迎来的第一个新年,也是我离开父母独自一人在外度过的第一个新年。

 这个新年是“吃”过来的。

那时的我们个个正值长身体的当口,偏偏遇上粮食定人定量,饭菜没肉没油,久而久之,大家的突出感觉就是一个:饥肠辘辘,馋得要死。

 

下乡以来第一次见到肉是在一个月前。

那天晚上,大家吃完晚饭,东倒西歪地靠在炕边准备睡觉,只见住在套房外间的矮个儿知青跟在高个儿知青后边神神秘秘地出了房门,谁都不知道他们俩去哪里,去干什么。

晚上十一点左右,两个人前后脚回到了宿舍。一进门顾不上拍拍满身的尘土,高个儿就迅速解开棉袄上扎的草绳,从怀里掏出一个脏乎乎的纸包,一边打开一边说这是一块马肉。躺在炕上的人一听,睡意全无,纷纷钻出被窝,瞪大惊奇的双眼:马肉?

高个儿不说话,剥开纸包取出一块带血块儿的肉,放进矮个儿端过来的洗脸盆里,舀了点儿水,涮了几下,然后用小刀把肉胡乱割成一条一块的,又换了一盆清水,直接把脸盆放在炉子上煮了起来。

水烧了很长时间,才发出了“咕嘟、咕嘟”的声响。


 滋味新年(一)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在这寂静的夜里,煮肉的声音诱惑着每一位知青,不时有人爬出被窝,跑到炉子边往脸盆里看上几眼,然后又迅速地钻进被窝。

很快,脸盆里的水汽慢慢聚集在屋子的上空,空气里有着一丝酸酸的、血腥气很浓的味道。矮个儿跑出屋门,跳上院子的围墙爬到屋顶,一把揭开了盖在天窗的树枝和簸箕,水汽很快散了出去。

厨房早已锁门,高个儿找到钥匙,摸黑进去抓了把盐,又悄悄回屋撒进了脸盆。

 

肉很快煮熟了。矮个儿从院子里抱进来一个树墩,把脸盆放在树墩上。高个儿打开自己装衣服和杂物的小木箱子,从里面拿出半瓶酒,倒进饭盒里。

大家都爬出被窝围了过来,想尝尝马肉的味道。高个儿用小刀刺破左手无名指,血滴在酒里,一丝一缕地向周边散开,酒很快变成了淡淡的红色。他收起刀子,把滴血的手指放在嘴里嘬了嘬,开口说了话:“咱们到这一个月了,都没闻过肉的味道,今天下午听说大队配种站的种马死了,埋在院子外的树林里,刚才我俩去挖了挖,割了一块肉,正好有点酒,咱们解解馋。”说着喝了一口酒,又用筷子在脸盆里夹了一块肉,吃了起来。

 

饭盒在大家的手里传了一圈儿,盆里的肉就光了。

大家又钻回了被窝。有人不停地吧唧着嘴,用舌头清理着牙缝里的残渣,不时发出很大的声响。


黑暗中,不知是谁哼起了《三套车》:

 

小伙子你为什么忧愁,为什么低着你的头,是谁叫你这样地伤心,问他的是那乘车的人。

你看吧这匹可怜的老马,它跟我走遍天涯,可恨那财主要把他买了去,今后苦难在等着它。

……


我第一次吃盐水煮死马肉,跟高个儿和矮个儿以及全宿舍的哥们儿一样,毫无犹疑,一腔慷慨。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