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不一样的核城 不一样的知青

 
 
 

日志

 
 

走进西部(二)  

2014-02-21 17:16: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家前往西部坐的是上海到兰州的火车。满地泥泞的常州车站站台上到处都是一洼洼的污水,火车头冒出的滚滚黑烟和浓浓的蒸汽混在一起,不时有一些煤灰飘落在头上,“呜、呜”的汽笛声很是刺耳。

因为车少人多,加上下雨,进站的火车刚刚停稳,等候在站台上的人群便蜂拥而上。当火车启动时,满是泥水的车厢门口和过道已经堆满了旅客的物品和行李。

第一次坐火车,感觉火车跑得并不快,“咣当、咣当”比牛车快不了多少。由于夜里没有睡好,火车驶出站台不久就打起了瞌睡,第二天凌晨醒来时发现乘坐的车厢已在船上。由于江水湍急加上天气不好,时近中午,蒸汽机车才把车厢一节一节地推上渡轮。列车渡过长江后,车速也明显地快了起来。

冒着黑烟和蒸汽的火车经过几天几夜的摇晃,在一天夜里突然停了下来,列车终于到达终点站兰州。火车上下车的人很多,大家前呼后拥朝车门挤去,来自不同地方的人叫喊声和说话声嘈杂在一起,昏暗的站台上一时显得很乱。前来接站的人把全家领至离火车站不远的几间平房里,办完手续马上安排吃饭和住宿。这里离车站有一里来地,外表看上去是一家很小的饭店兼旅店,实际上是南来北往的人前往西部这家企业的中转站。

 

夜色很浓,一片寂静。远处的景物一片朦胧,天空中有一条黑中带蓝的弯弯曲曲的黑线,黑线的上面,星星在不停地眨着眼睛,而黑线下则是一片漆黑,不像家乡的雾,也不像家乡湖边的苇林。

“到了吗?”我问母亲。

“还没有。明天还要在这里换车,继续往前走。”母亲回答。

“还要走几天?”

“不知道。你还是赶快睡觉,明天还要早起上车。”

“这里为什么只有头顶上有星星,旁边却没有?”

“旁边是很高很高的大山。”

“大山是什么样儿的?”

“明天天亮你一看就知道了。”

 清晨的天边云烟氤氲,没有雨也没有风,大地笼罩在一层极浓的阴霾之中。天刚蒙蒙亮,全家又开始急急忙忙往火车站的候车室赶。

车站周边的景色慢慢地清晰起来,平地堆起的土里掺杂着很大很大的石头,乱七八糟堆得像天一样高,上面长满了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树,树的周边是密密麻麻的小草,有许多地方裸露着,黑乎乎的。我第一次看见山,山竟插在云里。

天很高,有一点淡淡的蓝。山也很高,云在山尖边盘绕。在云的旁边有一座房子,是白色圆形的,房顶很高很尖。我很是纳闷:房子为什么要盖在山上?人住在云里会不会很冷?上车后听火车上的人说:这个地方是甘肃的省会兰州,古代叫金城。山的名字叫五泉山,俊俏的房子是“白塔”。

        

走进西部(二)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火车一路向着太阳落山的地方爬去,而且越爬越慢。继续的西行让火车上的人打不起精神,沿途人烟稀少,寂寞荒凉,偶尔旋风乍起,风沙弥漫。列车的两边看不到林木、河流和村庄,无边无际的戈壁全是沙子和细碎的小石头,有的地方偶尔能见到一些长有毛刺的小草。

 

 

火车离开兰州,一直向西爬了三十多个小时,才到达玉门车站。出了车站,在接待处办完手续,又坐上大卡车继续西行。

走进西部(二)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西行的前方没有路,汽车在广袤无垠的戈壁滩上前行,在一望无际的粗砂和砾石的地面上,顺着模糊不清的车印,一直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停了下来。

戈壁,亦称“戈壁滩”,也有的叫“戈壁沙漠”,蒙古语意译“难生草木的土地”,这里只能生长稀疏而耐碱的草类和灌木。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