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不一样的核城 不一样的知青

 
 
 

日志

 
 

走进西部(一)  

2014-02-20 16:3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0年的6月,我们全家从江南水乡的一个小镇迁往西部。西部什么地方,干什么,家落何处,谁也说不清楚,原因有两个字:保密——先于我们调往西部的父亲这么说。

  

搬迁的通知是三天前由镇政府下发的。通知发得急,只有几天的时间,好在户口迁移等相关手续由父亲的单位和当地政府直接办理,只有铺盖和简单的生活用具需要准备。

临走的头天晚上,窗外沥沥淅淅下起了小雨。清新的雨味夹杂着田野稻谷的芳香,一浪一浪飘送到屋里。母亲说明天就要启程,离开老家,坐几天几夜火车,搬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我听了这个消息很是兴奋,整个晚上极力想象着搬迁的地方和新家的样子。

              

走进西部(一)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夜里迷迷糊糊睡不实,就断断续续地数着房檐上的水珠不断滴到门前空阶上发出的有节奏的均匀的声响。

到了半夜,一道道雪亮的闪电伴随着一阵阵隆隆的雷声,不时地划破夜空把村庄照亮。想着下这么大的雨,不知道白天还能不能搬家,能不能坐上火车。接近凌晨,“哗啦啦”的大雨又变成了淅沥的小雨,我才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清早醒来,简易的行李已经收拾好。大哥望着远处水雾蒸腾的湖泊和一望无际的稻田,对站在屋里看着一堆乱七八糟的行李而默不作声的表弟说:“这次搬迁离开家乡,不知哪年哪月才能再搬回来,有可能一辈子都会留在西部那个叫兰州的地方。”

表弟看着堆在地上和床上的行李,想着搬迁的地点相距千里,今后见面的机会不会很多,不由得有些伤感:“能不能再迁回来不知道,但以后肯定还会见面,这里还有我们,还有爷爷和奶奶,你们在外面安顿好后,肯定会回来看看的。”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走出屋门,毫无目标地围着房前屋后转了起来。看到已经倒塌、堆放着杂物的墙角边有几根掾子,于是每人扛了几根,顶着毛毛细雨,走到街上卖了五毛钱,买了半斤烧酒和几两猪肉。

午饭是母亲和姨妈一块儿做的,姐妹俩边做边聊。饭做好后,两家人坐在一起吃了一顿告别饭。

              

  走进西部(一)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走进西部(一) - 葛老 - 西部往事 West Story

 

父亲是前几年离开家乡外出谋生的。那是在1951年10月的一天早上,多云的天空细雨霏霏,稻田、树木和村庄都笼罩在一片烟雨迷蒙之中。

地处江南水乡、苏南平原“金湖银湾”的长荡湖边,片片渔帆,苇叶萧萧。一艘艘的渔船行驶在大大小小纵横交错的河道里,沿着水系将许许多多外出的人们送向四面八方。在江南多雨的时节,大街小巷满地泥泞,外出办事或走亲访友的人们都喜欢坐船,既干净又快捷。这一天,父亲也坐在船上,他背着行李,携一把雨伞,凭着自己高超的木匠手艺,单身一人独闯天下。傍晚时分,他离开了常州。

解放后的新中国百废待兴。父亲是农协主席、民兵连长,他离开家乡落脚在郑州的一家建筑单位,一晃就过去了六、七年。1958年元旦刚过,父亲离开河南省建筑公司调入北京二机部,参加北京城建某一项目的会战。一年以后,经上级组织内查外调,确认父亲历史清白,系三代贫农,并无海外关系,于是在1959年元月把父亲正式调到了西部。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